云南11选5任三玩法 > 设计理论 >

21张海报21届世界杯你最喜欢哪一张你最喜欢哪一届?

  从1930年乌拉圭举办的第一届世界杯开始,每一届世界杯都会发布一张官方宣传海报,到今年俄罗斯世界杯已经有了21张官方海报。

  下面是这些海报的高清大图,21副画面定格21个历史瞬间,每一张海报都别有韵味,每一张海报都有一定设计背景或特殊含义,每一张海报背后都有别样的故事。来,一起来了解一下!来选出你最爱的那一个!

  乌拉圭以那个时代艺术装饰设计典型的图形创作了这一海报并开创了世界杯海报这一传统。如今它的原始版画已经卖到了20000英镑。

  1934年意大利世界杯海报是由著名插画家Gino Boccasile创作而成的。

  亨利·德斯负责法国1938年世界杯的海报设计,图中以站在世界之巅的球员为主体。

  时隔12年,一场毁灭性的世界大战之后,世界杯被视为加强国际关系的重要机会,巴西人民选择布满了世界各国国旗图案的球袜来表达这一愿景。

  瑞士的奇怪设计有别于往届的绘画风格,图中扑救皮球的男子也没有穿着传统足球比赛的服装。那一年适逢国际足联成立50年,另外那届世界杯首次引入了电视转播机制。

  4年之后世界杯来到了瑞典,而瑞典的海报似乎显示了一个巨大的足球给一个运动员造成了阴影。

  Gabarino Ponce的海报设计是从300多件作品中挑选出来的。海报上足球被染成红色代表东道主智利干燥的沙漠。

  1966年,这一年可以说是世界杯推广的重要时刻,因为英格兰成为第一个创造吉祥物的东道主。狮子威利成为了英格兰的象征,并延续至今。

  墨西哥人1968年奥运会会徽的设计手法为这个行业树立了新的标准,因此毫无疑问的,墨西哥人在两年之后的世界杯上延续了这种手法。

  1974年西德世界杯海报是由艺术家霍斯特·谢弗(Horst Schafer)设计而成的,海报上的球员射门形象栩栩如生,但有个别声音认为画中球员的腿显得有些畸形。

  1978年阿根廷世界杯海报设计很简单,海报上是身披蓝白间条衫球员相拥庆祝的剪影。其寓意不言而喻,最终也是潘帕斯雄鹰如愿以偿。

  西班牙世界杯的海报设计相当的“西班牙”,这个作品是由加泰罗尼亚印象派画家琼·米罗创作的,几乎一笔一画间都透着毕加索和高迪的精髓。

  在举办世界杯仅16年之后,墨西哥又一次成为了东道主,这届世界杯海报也再一次突破了传统的设计观念:采用一幅照片。设计师Annie Leibovitz在阿兹特克建筑上投入了一个阴影来展示墨西哥的传统文化。

  意大利罗马斗兽场这样壮观的建筑,对于一个希望展示自己体育遗产的国家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设计师Alberto Burri通过在球场四周点缀世界杯决赛诸强的国旗向全世界发出“邀请”。

  虽然“美国精神”从未像今天这样突出,但在23年前,他们仍然选用红、白、蓝的颜色在海报上体现出自己的符号。

  1998年法国世界杯的海报是由蒙彼利埃高等美术学院的学生Natalie le Gall创作而成的,他的这幅作品赢得了1998年世界杯海报的设计大赛,并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由两个国家共同举办世界杯,赛事方认为每个国家的艺术家都可以在一起工作,于是Byun Choo Suk(韩国)和Hirano Sogen(日本)在短短两天内就完成了这张海报。

  “现代性”被德国世界杯组委会认为是中心思想,他们委托柏林的一家机构为世界杯海报做宣传。海报设计成夜空下繁星点缀的足球图案,象征着这个国家对全球的接纳。

  尽管只是在一个国家举办,但南非世界杯因为是第一次在非洲举办,所以成了整个大陆的狂欢。这张海报以非洲大陆框架为原形设计成一个小男孩的形状,创意独特。

  设计师Karen Haidinger试图将巴西标志性的明亮色彩和亚马逊雨林结合在一起,并以此作为海报的设计理念。这位艺术家还设法将巴西的版图形状嵌入到海报中,你看出来了吗?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官方海报由俄罗斯著名艺术家Igor Gurovich设计,前苏联传奇门将莱夫·雅辛(Lev Yashin)成为海报的唯一主角。

  雅辛曾在1958—1970年间参加过四次世界杯,并在1960年带领苏联队夺得欧洲杯冠军。此外,雅辛是唯一一位获得金球奖的门将。

  俄罗斯副总理、2018年世界杯组委会主席穆特科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俄罗斯足球的象征——列夫·雅辛作为主角的原因。我相信这张海报将成为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最令人难忘的象征之一,球迷和参与者都会赞同这一点。”

  1去圣彼得堡体育场看球的球迷有好消息了!4月24日,位于圣彼得堡球场附近的Novokrestovskaya地铁站正式试运行了。该站点位于为俄罗斯世界杯新修建的地铁3号线(绿线,Nevsko-Vasileostrovskaya)延长线上,距离圣彼得堡体育场直线米,而之前球迷乘坐地铁前往球场只能在5号线(紫色)的十字架岛站下车,然后需要穿过十字架岛上的公园,步行1.9公里才能低到球场,耗时至少25分钟。由此来看,新站点将大大方便球迷,也为球场的分流起了重要作用。据报道,该站点位于地下25米处,最大客流量为30000人/小时。5月13日,圣彼得堡体育场将进行一场测试赛,从而对该站点进行全面的启用测试。

  2俄罗斯民意调查机构“社会舆论”基金会的民调结果显示,90%俄罗斯人相信,俄罗斯将能够保障夏季世界杯期间球员和球迷的安全。只有5%的受访者认为,俄政府无法保障安全,其余5%的受访者表示难以回答。尽管一些国家政府出于安全考虑建议球迷不要前往俄罗斯观看世界杯,但是受访的俄罗斯人中有55%的人相信,外国球迷仍然会来俄罗斯现场看球。3近日,俄罗斯区域安全部副部长表示,世界杯期间莫斯科球场附近会禁止在赛前出售酒精饮料,禁令将主要涉及玻璃瓶装的酒精饮品,主办城市将独立决定实行限制的时间和售酒地点距赛场的远近。自2005年起,俄罗斯开始实行了非常严格的禁酒令,并且卓有成效。此前,俄罗斯世界杯组委会已经宣布将会实行更加严格的禁酒令。不仅是在球场,而且在提供大屏幕让球迷集中观看的球迷公园(Fanfest)同样也禁止销售任何含酒精的饮料。4伏尔加格勒市政官员宣布, 俄罗斯世界杯期间,该市将为前来观看球赛个各国球迷提供游船观光服务。据报道,观光项目主要是游览连接伏尔加河与顿河的运河风光,将提供英语导游服务,全程60分钟。“游客们将乘船领略伏尔加河两岸风光,其中就包括为世界杯新建的伏尔加格勒体育场。随后,游船将顺流南下,通过运河进入顿河,体验文学家肖霍洛夫笔下迷人风光。”5据索契市政新闻发言人4月24日宣布,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为了帮助球迷更方便地前往索契观赛,将新增85架次飞往索契的航班,新增的总运力达18000人。此外,相关航空公司还将曾开前往罗斯托夫、加里宁格勒和萨马拉的航班。

  2013年新年伊始,俄罗斯政府就掀起了又一轮风风火火的禁酒运动。继1995年不能在电视和广播中登载酒类广告以来,在互联网和任意发表的刊物中也将难寻酒的踪迹。

  如今,俄罗斯人想喝酒,只能去餐厅,酒吧或在家中。街头的零售亭杜绝贩卖烈酒,超市在夜间11:00到早晨8:00间停止出售任何酒类,伏特加、葡萄酒等也从食物归类为含酒精饮品。

  其实,早在2007年俄罗斯政府就通过了《限制零售及饮用啤酒及其制品》的法律,明令禁止在公共场合饮用任何酒精饮料,但似乎并未奏效。禁酒对嗜酒如命的俄罗斯人来说简直是空前的灾难,没有什么比喝不到伏特加更痛苦。

  俄罗斯人曾戏言,伏特加是俄罗斯男人的“第一妻子”,我们喝的不是酒,而是灵魂!

  彼得大帝在最开始曾颁布法令鼓励沙俄士兵多喝酒,以此激昂战斗士气。大量酒的消耗给国家财政带来了巨大的收益,彼得大帝趁机对伏特加进行垄断生产,并把得来的收入用于战争花销。但是,酗酒带来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很快就凸现出来。迫于无奈,彼得大帝又宣布了以最高金额严惩酗酒者的法令,可惜收效甚微。

  尼古拉二世效仿彼得大帝,继续控制伏特加的垄断生产权,以填补“一战”带来高额的军事经费。

  十月革命胜利后,苏维埃政府需要尽快安稳社会秩序,因此反酗酒行动就被迅速地提上了日程,过度饮用伏特加等烈性酒已成为影响社会安稳的绊脚石。但是,随着苏德战争的全面爆发,斯大林撤销了禁酒令,下令必须保证一线毫升的伏特加来驱寒保暖,增强战斗力。随着战争的胜利,全民嗜酒又达到了新的高峰。有的苏联人甚至认为,伏特加和“卡秋莎”火箭炮才是帮助他们赶走希特勒的致命武器。

  赫鲁晓夫上台后,1958年展开大规模的禁酒运动,禁酒令并未得到很好的实施,并随着他短暂的政治生涯结束而名存实亡。

  勃列日涅夫本人就是狂饮无度的酒徒,他曾在赴苏格兰的专机上喝得酩酊大醉,根本无法进行国事访问,因此他对伏特加的管制十分松散。他曾说,俄罗斯人离了这个什么事也做不了。

  戈尔巴乔夫是苏联历史上唯一严格进行禁酒的领导人。他刚一上台就颁布了《关于消除酗酒的措施》,一时间大批酒厂和商店关闭,随之而来的确实人民怨声载道,戈尔巴乔夫民心尽失。想要在一朝一夕改变一个民族500多年的传统,绝非易事。这一看似严厉的举措不但没有缓解酗酒现状,反而催生了大批民间自发的酒厂,食用糖几度脱销,家家都在酿私酒,伏特加的生产转为地下,依然如火如荼,这一次的禁酒运动又惨淡收场。

  叶利钦当政后,吸取了戈尔巴乔夫的惨痛教训,努力打造亲民形象,常常在公共场合饮酒谈笑。

  回顾来看,俄罗斯历史上每次禁酒运动无一不以失败告终,每一次的大规模反酗酒运动都激发了俄罗斯人对伏特加的又一轮狂热。可以说,伏特加就像水,像空气,早已成为俄罗斯人生命的必需品,如血液深深融进他们的骨髓。

  到了普京时代,禁酒与否已然上升到了一个“轻则激发民愤、重则威胁国家政权”的程度,造酒业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在源源不断地为政府创造税收的同时也形成了庞大的利益集团,全面禁酒必然触动多方利益,引起纷争。因此温和的禁酒政策是普京现行的主要方向。

  普京政府提出,到2020年全民酗酒人数降低55%、提高酒品税的额度的目标任重道远。有专家认为,以葡萄酒、啤酒逐步取代伏特加等烈性酒的办法可以一试,但是这种以酒戒酒的措施又能有多大的效果,恐怕谁也无法预知。